多彩贵州网·评论

“左手挂吊瓶,右手写作业”,生病的怕不只是孩子

2019/09/27 作者:白晶晶 稿源:澎湃新闻

  9月开学季,也是感冒流感等呼吸系统疾病的高发期。虽然生病了,但是学业不能落下,写作业成了一件让孩子和家长都头疼的事情。近日,南京同仁儿童医院在输液室旁开设了一个“作业吧”,方便来吊水的学生写作业。

  据说,在设置“作业吧”之前,医院里小患者写作业的姿势千奇百怪:有的家长需要自带折叠小桌;有的爸爸充当了人肉桌垫,用后背给孩子当桌板。几个小时的作业写完了,爸爸和孩子的腰都累弯了;甚至有的孩子为了拿输液椅当桌子写作业,只能选择坐在冰冷的地面上。

  所以才有了医院的“作业吧”。有一位患儿家长妈妈说:“之前孩子生病来挂水,只能等挂完水再回家写作业,等写完作业已经深夜了,孩子根本休息不好,对身体恢复也不利,但是不写作业又怕耽误学习,真是心疼又无奈。”

  每一个在边打点滴边做作业的孩子,背后都有一个偷偷流泪的妈。“心疼又无奈”的纠结,是面对现实做出的挣扎。

  作为一名学龄前儿童的家长,我有过几次陪孩子在医院挂吊瓶的经历,却还没到陪娃在医院边打点滴边写作业的“鸡娃”程度。

  此刻,脑补了一下,这些“轻伤不下火线”,让孩子带病也必须坚持完成作业的家长的心路历程。正所谓,打在儿身疼在娘心。为人父母,才会懂得,看着孩子发烧生病,小嘴唇干得发红,忽闪忽闪的大眼睛,都没了平日古灵精怪的劲头。中年老父老母心疼得,恨不能躺在病床上的人换成是自己。

  这些陪着孩子挂吊瓶,还不忘监督孩子作业完成情况的父母,心态是既心疼又纠结。和那些陪娃写作业时“吼娃”的父母如出一辙。

  现在网络上流传的“吼娃”视频特别多,陪孩子写作业“写到吐血”“累到心梗”的父母,哪一个心头不是在滴血。每次吼娃必后悔,下次陪娃写作业之前,虽然在心里默念一千遍这是“亲生的”,发誓一万遍“再不吼娃”,只要坐上学习桌,还得带着“臣妾也做不到啊”的心情,接着吼娃。

  背后的原因,无外乎是当下的孩子确实是太难了。出了学而思,走进新东方,一年四季在补课,都生病打点滴了,还不能好好休息。小小年纪就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、奥数编程每一样都从娃娃抓起,小小的娃娃都快被抓坏了。

  有时候,家长看了都会感叹,幸亏自己生的早,不然课业压力这么大,真心承受不起。也会暗自担忧,万一某天真把孩子的弦绷断了会后悔莫及。

  近来,有个网络热词很流行,叫做“鸡娃”,指的是给孩子打鸡血,望子成龙、望女成凤的“虎妈”“狼爸”们为了孩子能读好书,不断地给孩子安排学习和活动,不停地让孩子去拼搏。

  很多父母本身也不想去“鸡娃”,无底线地给孩子加压,也想给孩子快乐童年。谁不知道生病的时候孩子最脆弱,谁还忍心这时候还要去“鸡娃”。但更多时候,在日趋激烈的竞争环境下,鲜有家长能怀有安之若素的淡定,只能随波逐流接着跟“起跑线”较劲。

  小患者“左手挂吊瓶,右手写作业”,反映的只是为人父母的一份无奈与无力,看似是“带病努力”,其实也是被迫打足了鸡血的家长心结难解。

  “家长是最能给孩子赋能,也是最能给孩子减负的人”。家长何尝不心疼生病的孩子,何尝不想他们安心养病,但想要真的治好教育的病,怕不是一两次点滴时写不写作业之争能解决的,还得靠教育大环境的正本清源。

多彩贵州网版权所有

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(ICP):黔B2-20010009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 5212006001
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240824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