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彩贵州网--澎湃:提升儿科待遇,比恢复招生更重要

多彩贵州网·评论

澎湃:提升儿科待遇,比恢复招生更重要

2018/01/12 作者:澎湃社论 稿源:澎湃新闻网

  天津的三甲医院海河医院“医生超负荷工作病倒,儿科被迫停诊”的事,成了大新闻,这曝光了中国很多医院的“儿科危机”。儿科医生短缺,这并非个案,而是一个全国性的严重问题。

  相关权威部门的披露,根据2020年每千名儿童儿科执业(助理)医师数要达到0.69名的目标,中国儿科医生数量目前缺口86042名。而天津海河医院,堂堂三甲医院,儿科只有三名医生。

  很多医学界人士指出“儿医荒”的直接原因是,儿科本科曾停招17年。1999年开始,国家教育部以“专业划分过细,专业范围过窄”为由,取消了全国各医学院校的儿科学专业。一位首都的医院院长撰文说:自那以后,他“作为京城一所三级医院的院长,再没从医学院校本科生中招收过一名临床儿科医师”。取消儿科招生,是“儿医荒”的首要原因和直接原因。

  当年本科停招儿科专业,只是把儿科学作为每个临床医学生的基本课程,这个制度本来就是为了扩展医学生的知识基础。事实上,除了口腔科外,目前国内任何一个医学院校的内科、眼科、外科都没有单设本科专业,但是这些科室的发展没有出现儿科的困境。

  儿科本科停招,只是表面原因,其背后是儿科效益差、风险高、职业前景黯淡,“费力不讨好”,医学生不选择儿科专业就业,这才是深层次的原因。

  首先,一般综合医院收入主要靠科室创收,儿科是“效益”最差的科室之一。因为儿童常见病多,单次就诊费就比较低,且对儿童患者许多检查如CT、X光等原则上能不做就不做,检查费用不能与成人科室相比。按“经费包干,节余留院”的财务原则,许多公立医院甚至取消了儿科病房,有的医院甚至全部取消了儿科编制。这也严重影响到儿科医生的收入,使儿科医生流失严重。

  其次,儿科的诊疗风险往往是很高的。因为儿童无法清楚自述病痛,这就让儿科成为让医生头痛的“哑巴科”,使误诊风险直线飙升。特别是孩子已成家庭的核心关切,家长对诊疗稍有不满,就可能引爆激烈冲突,之前发生了太多的因为护士没扎中孩子静脉血管,而发生的暴力伤医个案。

  其三,由于儿科人手少、工作量大,以及患儿常常是常见病,科研价值难以挖掘等原因,这导致儿科医生的论文写作、职称评定更为困难,这使儿科的职业前景更为黯淡。

  所以,目前的“儿医荒”是一个市场选择的结果。如果仅仅恢复儿科本科教育,而不提高儿科医生的职业待遇,一样会造成儿科的人才流失。“捆绑不成夫妻”,单单依靠恢复儿科本科招生是不够的。

  要让儿科成为医学生职业选择的香饽饽,还得对症下药:要让儿科医生有正常的报酬,不能低于其他同行。就像给影像科专科医师“放射补助”一样,也需要有儿科医师的专项补助;对于“效益差”的儿科,国家也应该有相应的补助机制,用有形之手扭转“市场失灵”。此外,还需要营造尊重儿科医生的社会氛围、严惩暴力伤医者,以及针对儿科特性优化职称评审机制。

  儿科医生缺乏,导致孩子得病没医生看,这是值得高度重视的社会问题。在恢复儿科本科招生之外,提升儿科的职业含金量也是重中之重。(澎湃社论)

多彩贵州网版权所有

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(ICP):黔B2-20010009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 5212006001
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2408241